休蝉

三党

我是月🌙

中秋快乐米娜桑

介个《游乐园冒险记》是最后一篇完整的存档

高三忙的要死并且感觉智商被数理化生折磨结束了。

接下来可能会抽军训的时候和国庆前写一篇《夜中忽梦少年事》没有啥文笔可说并且写的也不如人意

这个文州不是我擅长况且他和老叶的故事也挺复杂
我尽量写清楚把故事写精彩

老叶的《夜雨闻铃肠断声》我还要想想怎么写更刀

毕竟是BE

【叶喻】《游乐园冒险记》

是篇定时

什么七夕的锅补中秋!

大家中秋多吃点月饼吧~

《叶左喻右》番外啦

和我们叶哥喻总一起看烟花~



有粮(晃头晃脑)

【All喻】《一一风荷举》<上>

系列文

叶喻《夜雨闻铃肠断声》

周喻《一一风荷举》

黄喻《夜中忽梦少年事》

这个喻非常不简单,但是是个病弱受
和老叶爱的深沉

并不白喻



<上>

周泽楷第一次和喻文州见面时,是在春天。

他被素未谋面的父亲接回国内继承所谓家业,在树木葱葱花朵艳艳的A国与美丽温柔的母亲一同生活的日子仿佛大梦一场再也无法回想。严肃而冷漠的父亲在某天看见他的画笔水粉时脸色铁青,当着他的面一把摔坏了他的画板并扔了他的水粉。

这些通通都是母亲留下的东西。

而五年后他重新拿起画笔,此时父亲已无力阻拦他,病入膏肓的父亲甚至连张口都做不到,又怎么有力气和他这个刚刚十八岁的年轻生命抗争。所以父亲死的那一夜,他...

等着……

今天有新坑(为什么不能好好学习天天脑洞这么多怎么办?!

明天下午开学直接考试

而现在我还神定心闲地

码字

我怎么心这么大

【叶喻】《须臾》第十一章

失踪人口回归


第十章

第十一章



东海龙族,吐水吞火,守得一方水土,掌人间甘霖。



“想来上次你来东海时……过了许久了。”叶秋拢起衣袖,捧出冰棺,转身搁置叶修面前,说道:



“不曾想过你已有嫡子。”



叶修不语,他掀开天蚕丝裹着的婴孩儿,将这瘦弱青紫的身体放入棺中。



“这孩子也算半个小哪吒,待在文州腹中迟迟不肯出来。”叶修连着冰棺一同揽入怀中,入手的是刺骨的寒凉,随后苦笑道:



“怕是在等我这个不负责的爹爹来瞧一瞧他。”



“也不晓得你这些年跑去哪里。”叶秋正要倒茶,被叶修止住后,抖了抖宽袖抱起孩子,指尖拂过几处大穴又测其心脉,摇头叹息:



“如今蓝雨...

千粉啦

蟹蟹您们

不要问月为何如此勤奋

我才不会告诉你们现在的存稿是明年一年的量

以后月就是

僵尸速码字

因为高三啦

© 休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